首页趣闻杂谈忽悠博客交流qq:76535159 

忽悠

作者:一就是二  分类:趣闻杂谈  标签:

浏览

0

回复

我们活在忽悠时代:忽悠自己,忽悠别人;被人忽悠,彼此忽悠。

深刻领悟这个时髦词汇的涵义,还得归功于一年前被老同学忽悠着上了微信这条贼船。老同学聚会后,个人表现评价便成了好一阵子的热门微信鼓噪:张三口若悬河,不折不扣的半吊子;李四闷声不响,伪装高深莫测;你看他不顺眼,她听你不入耳…… 从头到尾,用的最多的是当今最流行的忽悠二字!(现在又冒出来个Duang,给我的感觉就像“可口可乐”、“百事可乐”竞相开放,朗朗上口。)出于职业习惯,好奇“忽悠”英文当怎样讲?谷老师给的翻译答案是fudge,意会基本可以将就,但要达到传神爽耳的完美音效,大概是其他语言无法做到的。

那么,在忽悠普及之前,我们中国人如何表达呢?就像是问,没有计算机、游戏机、手机等等的原始社会里,无聊纠结的人类到底怎么活来着?首先,请容许我讲个最新版的寓言故事给您听听:一只乌鸦叼着一块肉从狐狸头上飞过,狐狸为了骗到她嘴里的肉,便对乌鸦说道:“都说你唱歌十分好听,能唱一句给我听吗?”乌鸦停在树上一口把肉吞了,冲着狐狸说道:“忽悠,接着忽悠。” 活脱脱一出狐狸与乌鸦狡猾斗智动画片,使我不禁联想到《绿野仙踪》的前传《魔法坏女巫》(Wicked)、《黑魔女:沉睡魔咒》(Maleficent),都有给传统妖魔平反的忽悠倾向。在我的革命童年,媒体专政对象均是摇着狐狸尾巴、夜半三更装鸡叫、天下乌鸦一般黑之诡诈五类,没敢想过狐狸尾巴翘上天、乌鸦扬眉吐气胜天鹅。所以,从前不具备“忽悠”产生的优良环境。

然而,那只是暂时压抑,并不妨碍耍小聪明、搞两面派、做手脚、玩心机、吹牛拍马和虚晃一枪之类的把戏。中华民族骨子里向来善于“忽悠”,一旦添土施肥,便能茁壮成长,直到如今的登峰造极。起初,我们多半遵循前辈提倡的实事求是、谨慎做人的原则;随着小平同志致富为强、出人头地的号角吹响,白猫、黑猫被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、经商创业、下海留洋推到风口浪尖上,猛地发现谦谦君子的做派不适用了。遂之,发生了180度大转变,忽悠应运而生,本事千奇百怪,有人爱吹,旁人愿听,更有大批粉丝信捧。紧接着,移动、网络、智能、脸书、QQ推波助澜,从健康饮食到理财投资,经典忽悠在点击声中层出不穷。显然,这是知识爆炸时代的一个普世文化现象。

先从自家批评切入。早在80年代我不识相做出国梦时,老爸点着《第三次浪潮》忽悠道:“明摆着人家衰退在即,昏睡巨人即将苏醒,去受那洋罪干吗?” 正赶上本人愤青,哪理会那个名堂?一晃到了更年期,老公继续火上浇油,什么30年西洋,30年东洋,poli sci 自然规律,忽悠升级版没完没了。亲朋常赞叹我那对ABC怎么怎么独立自主,刚开始我还有口无心地谦虚自己没做虎妈的本事,不闻不问,歪打正着。逐渐,自己越忽悠越觉得有道理,竟摇头晃脑传播“由他/她去”的放手教子经验,鼓吹家长不闻不问,则逼孩子自觉培养“不能让妈耽误我前程”的自理本能,称其为利用逆反心理也不为过。到后来,我自说自话又发明了“笼外鸟儿飞的高”,作为对think out of the box说法的延伸:笼中鸟可怜外面世界的飞鸟,认为那些摇动翅膀、搏击风雨的同类肯定病的苦不堪言!这样下来,在百赞声中,俨然觉得自己掌握了真知灼见。

马云语重心长地告诫:“我觉得忽悠别人是很容易的,我可以很虚伪地跟别人说,你很勤奋很努力,坚持几年,一定能成功。实际上,你告诉他的是一条走不通的路。我相信,人这一辈子,很多时候需要有人跟你讲真话,需要有人在关键时刻跟你讲真话。” 从这里我们至少可以明白这么个事实:忽悠让你一时舒服麻醉,忠言逆耳使你少走弯路。现实生活中,我们又有多少时候会厚真薄伪呢?

如果您以为忽悠是咱中华特产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当前国内有大批人士认为,西方自家窝里搞的乱七八糟,向我们借了一大堆债不还,却动不动一本正经“民主”、“自由”瞎忽悠。正是在这种情绪渲染下,一年多前鸡毛(Jimmy Kimmel)冷不丁成了华人众矢之的,犯下严重的老外忽悠事故。不管尊严受伤的华人对他纵容口不遮拦的狂孩多么义愤填膺,吉米非但毫毛未损,声名反而更响,Jimmy Kimmel Alive!午夜脱口秀办的有声有色。去年三月,在德州奥斯汀举办的盛大“西南偏南” (South by Southwest) 音乐节期间,由于鸡毛了解“热心参与这类活动的人士,即使不熟悉新节目,也往往要显示自己这方面深谙门道” ,就故意设计圈套,派出摄制组到街头巷尾采访,引人对无中生有的乐队发表感想,以抓拍雷人似懂非懂的高谈阔论。

Q. “Contact Dermatitis是当下最走红的,” 记者与一位戴厚二饼穿怪T恤的伙计套近乎,“你认为他真会走红吗?”

A. “绝对啦!” 传来迷糊粉丝毫不犹豫的回答。

然后,鸡毛手下又向某位看上去优雅沉稳的棕发女郎打听(这里要特别注明的是,鸡毛被中国人烫到后,严格把关,绝不会再任性骚扰敏感种族):“关于Tonya and the Harding’s你知道些啥?听说他们不是好惹的?” 咋一听,虽然已做好看穿西洋镜的思想准备,我脑海里还是马上浮现出多少年前那个缺德的滑冰妖精,如今又来凑热闹啦?可没机会发挥自个的想象,注意力就被吸到屏幕上那位才女展开的弘论阐述:“Yeah,好多男生一直在热议他们哦,说印象实在好极了,这些人通常不随随便便捧女队的,但对她们却一反常态,弦外有声呐……” 不知出自哪条神经,她竟能从容不迫,有根有据,娓娓道来一大套关于胡编乱造事实的权威评审:该团体不仅真正存在,还是阴性组成(无所谓冠以诸如Marilyn Manson/Alice Cooper之称的乐队并非如此),而且,她们也是打破界限、不落俗套、百折不饶的杨家将。

这把戏是鸡毛秀剧组惯弄的“谎言见证新闻” (Lie Witness News) 节目特长,目的为出路人应对各种胡扯谈时的洋相,揭露凭皮毛或印象的虚空自信。比如,问好莱坞大道上的游客是否觉得:2014年大片《哥斯拉》(Godzilla)对1954年巨蜥袭击东京事件中的幸存者缺乏敏感?比尔·克林顿(Bill Clinton)结束韩战功劳得到了足够的信誉吗?还有,他担任“美国达人秀”(America’s Got Talent)裁判会损害其良好历史形象吗?对于最后那个问题,一位女士不假思索地回答,“不会,这只能使比尔更出名!” 去年一月,鸡毛特地赶在奥巴马总统发表“国情咨文”实况转播之前,派出人马到洛杉矶街上采访,要人家对“约翰·博纳(John Boehner)在讲话当中打瞌铳、奥巴马演讲结束时假装心脏病发作那一刻”议论看法。和以往一样,从“精彩”到“一级棒”的拍手叫绝声中,制作组没费吹灰之力,就捕捉到了人们对自己一无所知的事情夸夸其谈的滑稽镜头。美国大选又即将开张,我们是不是等着观赏忽悠好戏呢,或参与忽悠,还是老老实实“我不懂”?

说实在的,滑稽归滑稽,观众也会情不自禁对那些中鸡毛奖的倒霉蛋动恻隐之心,设身处地想想,换成自个会有什么结果?对着话筒,有些人明显宁愿胡诌,也要遮掩他们对讨论话题的浑然不知;其他则迫不及待地取悦记者,无论如何讲不出那最无聊但却是最老实的三个字:不知道!好像这样一来,就对不住鸡毛看得起他们似的。更意味深长的是,对于某些受访者来说,鸡毛问题极不简单,绝不应当掉以轻心,等闲视之,必须认真地深刻对待。于是,最充满自信、滔滔不绝的应答者,往往也确实当自己肚里“真”有那么两下,凭借某些不着边际的影子或者直觉,当仁不让,不仅能煞有介事地侃侃而谈,而且笃定指着上帝的名发誓:分析结论统统合理可靠,无可非议。反正,绝不能让他人看轻自己。

当然,鸡毛秀出于喜剧效果,拣出来放映的肯定是众里挑一最哗众取宠的好笑节目。然而,稍加留意,午夜电视绝不是展示人们轻浮三八的唯一地方。记得刚来美国留学时,课堂里踊跃举手发言之流,让我经历了从羡慕佩服到不敢恭维的认识过程。在学术严谨的康奈尔大学实验室内,有相当人数声称,熟知centripetal force和photon等生僻却是实在的科学词眼;但有意思的是,他们对plates of parallax、ultra-lipid、cholarine等纯属假造的“专业术语”, 也都熟悉的很。。。使我不禁脸红心跳,忆起浅薄的自己,曾拿信手拈来的“上帝粒子”和史蒂芬·霍金(Stephen Hawking),跟核子物理专业的儿子忽悠的那幅嘴脸。

亲,别太悲观失望,来,喝帖心灵鸡汤:

学识–

真正有学问的人

往往谦逊

不会逢人就教


金钱–

真正有财富的人

往往低调

不会逢人就炫


道德–

真正有德行的人

往往慧心

不会逢人就表


智慧–

真正有聪颖的人

往往圆容

不会显山露水


品味–

真正有水准的人

往往自然

不会矫揉造作


修为–

真正有涵养的人

往往安静

不会争先恐后

本文链接:http://360read.net/Anecdotes/605.html
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:转载自天天悦读谢谢

发表评论

◎请勿发送广告、推广信息或链接,这样的信息将会被直接删除。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